阿幽_wing

阿柒柒:

【濑呂范太】 授权转发 @yashi_tk

又帅又潮又可爱!这个濑呂我不行了!!!

Twitter: https://twitter.com/yashi_tk/


涼xiii:

图1为原截图+黑底填色;

图2为自描图+二次上色。


我真的好爱他⚡

他是我心目中完美的阳光男孩的样子💛

抽筋的胃:

授权转载。

授权见评,禁止二次上传及商用。

Twitter:@gyouzayabai

Twitter地址:http://t.cn/EPcaO6Q ​​​

笑傻了…………

PENZI:

【面对自己cp的粉丝应该怎么相处?】

本来是想正经地画一次@上善若水 小天使点的吃醋梗
但是画到后面有点太过放飞自我,越画越跑偏。
所以这是一篇瞎画的故事。

外加沙雕警告。

请👏他👏们👏现👏在👏马👏上👏就去结婚!!!

卧槽右下角我哭爆炸

Sadist:

嗑了!
from小英雄官推

还有想要扩列!!

两位结婚吧!!!ins上找到的图片
最后一p的上鸣帅哭我😭!!

我是上鸣 现在我慌得一匹

阿山:

上鸣第一人称
cp:轰出 胜出
微上耳


————————————



大家好,我是上鸣电气,雄英高中英雄科A班的优秀学生之一,品行端正良好从不偷窥女生,梦想是成为伟大英雄后娶一个平胸妹子,享受老婆肥猫热炕头的美妙生活。


我有个好哥们叫爆豪胜己,头脑巨好脾气巨差,长得比我帅一点点,只是大部分时间都把嘴和眼角撅上天,叫人无法瞅清他那英俊的暴躁嘴脸。他那人性子很奇怪,看着越暴怒实际上心里越冷静:我和他出去吃烤肉,结账时黑心老板眼睛瞎黑错人,多算了好多钱,我还在懵逼掏钱包的时候,第一次去那儿的爆豪一个劈叉把柜台掀了,吼着把他们家的价目表背了出来,吓得老板眼睛都直了连忙免单,可我暴躁的混乱善良兄弟依旧刀枪不入,拍了原价的钱立马扭头走人,说如果再来这家店就在我身上研究爆破。


我表面说好好好都听你的哥,心里真是又恨这臭脾气又佩服。


相反的,看惯了他那万物皆可爆心地的脾性,他表面上越冷静实际越让人心惊胆战,可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是百草枯还是核弹(这两者相对也就是慢性死亡和直接肢解),比如现在。


“上鸣,过来一下。”


我是上鸣,来到雄英的一年里我受到过女生告白,见证了欧尔麦特退役,上过电视,面对过敌联盟,但从来没见过我的爆豪兄弟弯着腰,交叉十指坐在不远处的阶梯上,用如此温和低沉冷静的语气正式召唤本人,这阵势仿佛在一午饭之间,我和爆豪间拥有了杀爹之仇。


我是上鸣,现在我慌得一匹。


所以我过去就是一个鞠躬,“我错了。”


“?我他妈连话都没说你怎么就错错错了!”他带着小火花在我脑壳上狠狠蹦了一下,用力之重,我忍不住摸了摸我帅气的脑门,没凹。


我劫后余生又视死如归地:“请告诉耳郎我爱她。”


“那么想死的话你到底听不听!!”


“我听,我听。”


“——是这样。”这位向来开门见火山的兄贵突然沉静了下来,眼睛看向一旁的花花草草,长达两秒后才如释重负地憋出一句话,“帮我个忙。”


“?”听到绝对不属于爆豪的台词那一瞬间我狠狠地给了自己一巴掌,打得我和爆豪都蒙了,确认自己没有在做梦之后才抬头问他,“爆豪,如果你还把我当个人的话,可不可以早些跟哥们说,你受啥大刺激了,家里没出事吧,没被橡皮头开除吧,还是说你受啥个性了,啊?有事情一定要和哥们早说啊!”


“没事...操你先闭嘴!”爆豪炸回了正常的样子,“你今天那么婆妈是想去死!?我家老头老太精神得可以单杀十个你!能听我说完话吗!不能你现在就去见all for one吧!”


“我听。”


“好,替我转交一张票。”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叠放整齐的电影票,欲言又止了一下,才缓缓道,“...给废久,别说是我给的,就说你多买了,没人去,就送给他了。”


就着他的手端详了一下那粉红粉红的票面,“我怎么可能多买了没人去?你当耳郎是死的吗?”


“你闭嘴!要送不送?”


给绿谷?我意味深长地接过票,虽然老早就明白这俩幼驯染自小关系极其热烈长大后莫名复杂,上学期打了一架后两人已经和平了许多,甚至可以做到在班里正常交流,在相距不超过十米的两张桌子上背对背吃饭的程度了,估计是最近爆豪又说错了什么大话惹小天使生气了吧,还是不原谅那种气——我可是亲眼见过小天使暴怒的时候爆豪那石膏样的,团宠性质的绿谷脾气很好,但一惹着就不是他一个人的事情,是他周围那群小伙伴的事情,甚至是爆豪妈妈的事情。


想到家长参观日时爆豪被他妈拧着耳朵沏茶的画面,我没忍住笑出了声。


“你和他认识那么久了,为什么不自己送呢?”


“你为什么要问那么多?”


“不是啊,我们的爆豪那么有魅力,追的女生成打成打的,都排到西边世杰那去了。”死里逃生的我忍不住嘚瑟了一下,“平时是凶了点,但是你好歹换个刚刚让我帮忙的语气和表情,那可真是酷毙了,别说绿谷了,我这个钢铁直男都差点被你掰弯啊。”


结果我被自己好兄弟连打带骂地轰走了,还骂得面红耳赤的,虽然这个词出现在他身上有些奇怪,但是看他吃憋真的太有意思了,比和峰田在一起看着美女写真写作业还有意思。


现在回想起来,那时的自己真是好年轻,年轻气盛,不识好歹,如果现在爆豪再让我转交一次电影票,再答应我就在女朋友面前看兔头杂志,就倒立吃饭。



晚上洗完热水澡后,我全身舒爽地抓起票去敲绿谷的门,三声之后门开了,一个高个子表情冷漠地走了出来。


“找绿谷有事吗?”


?我确认了五遍自己所在楼层和门后那全是欧尔麦特的布景,还是不明白为什么会在这里看到轰焦冻——这位班上首屈一指的大帅哥正穿着休闲睡衣睡衣朝我逼近,扫了一眼我手上毫无收敛的粉红电影票,周围气温骤然下降,冻得我打了个寒战。


“爆....不,报纸上说最近有部电影网评很高,我原本想去看,没注意就多订了一张票,刚刚问了一圈关系好的都没人想去,所以想着把票送给绿谷同学,看看他有没有空能一起去。”


一番操作下来都觉得自己要评选奥斯卡,可轰焦冻的眼神还是死死咬紧我不放,平时觉得他虽然帅是帅强是强,但大多数时候还是挺天然的那类,被女生塞情书都以为是战书,不懂情情爱爱喜欢谁黏谁,可这一下却不知触了那根筋,看我如看敌联盟,脑子一下转了几个弯——


“你当耳郎是死的吗?”


“怎么连你也知道啊!!绿谷在哪啊我想找绿谷!!至少得问问他意见吧!!!”


“我觉得你在撒谎。”大帅哥眼神很认真。


“我不是,我没有,大哥,绿谷在哪我想找绿谷。”


“那行,你不是说你问了一圈关系好的吗,我现在帮你打电话问切岛。”


说着他真的就掏出了手机开始按号码,我冷汗都下来了,没想过只是帮个传票,还得遇上那么个难缠的程咬金,眼看自己连挑唆学校开游泳池都轻而易举的演技就要崩塌,面前站着的这家伙又不好惹又不好骗,要跑跑不了要打还打不过,我只能识趣地叹了口气,鱼死网破了。


“好吧,你不用问了,我是在撒谎,这是爆豪让我转交给绿谷的。”


“哦?”周围气温开始回升,轰焦冻放下手机,露出了饶有兴致的表情,“他怎么跟你说的?”


“他只是让我转交而已,你也懂嘛,大丈夫也有难言之隐,他不会把自己真情实感说出来的。我只是猜他们也许吵架了,爆豪这种不晓得温柔的,只是想找个机会道歉,仅此而已。”


爆豪,兄弟对不起你,兄弟来生一定给你做牛做马。


“行,冤枉你了,谢谢告诉我这些。”轰焦冻还是拿过了我手上的票,皮笑肉不笑地,“绿谷去洗衣服了,我替你转交给他。”


我感激涕零:“谢谢轰同学!麻烦轰同学了!轰同学再见!”


我马不停蹄地跑回了自己的房间。今天是怎么了?我咋一直被在如临大敌和如获大赦间来回摩擦呢?轰焦冻见到我那模样很反常,爆豪拜托我这样做也很反常——照例跟耳郎说了声晚安后,七七八八的事情想得我毫无睡意,心大入天却被别人的事情操心成了林黛玉,我越想越觉得自己对不起被威胁出卖的爆豪,只能一个翻身下床,摸黑悄咪咪地跑到爆豪那儿,想贴个道歉字条。


刚黏上双面胶那门就被打开了,吓得我差点尖叫,爆豪这九点睡六点起的暴躁老年人怎么这个点还如此清醒?怎么月亮都到头顶了侦查力还如此强劲?他一脸莫名其妙地看着我,从喉咙底发出了质问的声音:


“嗯?”



“所以...事情就是这样。”我垂拉着头把事情老实交代了,心虚虚地抬头偷看爆豪的表情,奇怪的是那人并没有任何暴怒迹象,也没有沉默着暴怒的趋势,只是好好听完了,在沉思着什么。


“我知道了,你滚吧。”


????!


“大哥你真的没有其他表示吗!太反常了!我都卖了你了你都没有反应我心里很慌的!”


“你屁话怎么那么多了?!不折腾你还不舒服了是吗!!”他拔凳而起,一只手捋了一圈头发,“那我现在告诉你,我看那阴阳脸不爽过看你不爽,有本事你去找阴阳脸打一架我就原谅你,你去吗?!不去就滚!”


“谢谢大哥!大哥好梦!”


我顾虑着明天还要见女朋友不能坏了脸,只能带上门逃回自己温馨的小房间,深深喘了口气。


为什么爆豪要看轰同学不舒服?虽然他看不舒服的人太多了,我原本想用五分钟思考一下这个毫无历史关联的问题,可折腾了那么一个晚上实在困得要紧,头一粘枕头就睡过去了,梦里真好,梦里没有修罗场,其他啥都有。


我本以为事情已经解决,至少是表面和平美好,第二天早起早餐早锻炼一切正常,老老实实听老师们唠叨一上午的课,看班主任裹着睡袋打瞌睡,看女生们放学后哄成一片出去吃饭,我叫上爆豪切岛濑吕去食堂,爆豪却摆摆手说自己有事情要解决,然后跺着脚先走了,留下我们三儿不知所措。


啥事儿能影响这个魔王吃饭睡觉?那毕竟是毁天灭地的大事,想到昨天深夜爆豪那像狼一样精神得发亮的眼睛,我总有一种这事儿肯定跟我摆脱不了关系的正义感,于是以担心兄弟出事为由,先让切岛他们去食堂排着队,自己偷偷跟着爆豪跑出了教学楼。


树林总是谈人生的极佳场所——躲在建筑边缘的我看到轰焦冻和爆豪面对面站着的时候,心里是如此感叹的,不过这两人有实战经验的人反侦查能力都逆了天,我可不敢光明正大地探个脑袋出去瞅,那一瞅估计直接被爆头,要不是那两人声音不小,差点就想叫女朋友过来帮忙窃听一下。


“我单刀直入了——我给废物的电影票呢?”爆豪听起来很生气,那颤抖的声线都把我唬着了。


“哦,那是电影票啊?还以为是什么街边小广告,扔垃圾桶了。”


轰大哥的回答可谓稳重冷静,从容不迫——你在说什么啊!!我昨天不是这样跟你讲的啊!!你这样会让爆豪把楼炸掉的哇!!


楼后果然穿来了手掌爆破的声音,剧猜测下一步估计就会降温,都想得出那俩优等生面对面对峙的魔鬼画面,想起一年前轰那大规模的必杀技直接让濑吕don't mind和爆豪那正面炸脸的毁容毁前途战斗方式,依旧令人闻风丧胆。我连咽了十口口水,心里头默念这栋大楼的树林的存货程度,正在考虑要不要打电话给相泽老师过来把这俩饭都不吃却约出来打架的疯子捆走,却听到了绿谷声音。


“轰君怎么吃着饭突然跑出来了?你的荞麦面还——诶,小胜怎么也在这里?”


爆破声停止了,我狠狠松了口气——这可是天使般的声音!少年你知不知道你在这一刻拯救了世界!


“没事,绿谷,一点小事,回去吃饭了。”


“阴阳脸你等一下,我们的事情还没有解决完。”


轰焦冻白了安静冒火的爆豪一眼,拉着绿谷的胳膊就想走,爆豪眼疾手快地拽住了绿谷的手腕,力道抓人不痛但也甩不开,不知道事情起因和经过的小天使突然被两人牵制,完全一副状况外的疑惑样儿,瞪大眼睛,满头问号都写在脸上。


“这是...怎么了?”


“废久,我问你。”爆豪咬了咬嘴唇,“你有没有收到白痴脸给的电影票?”


等等,为什么要牵扯到可爱的我?


“...上鸣?”绿谷努力回想了一下,“我昨天是看到阳台边上落着一张粉红色的电影券,还是情人节当天的vip——这票据说很难买,当时还以为是放在别人那儿不小心被风吹过来的呢,但是捡起来啦,现在夹在英语课本里,还想着找失主呢,如果是上鸣同学的,那就太好了。”


“绿谷,你英语课本在哪?我帮你还。”大帅哥的眼神一如既往地认真。


“你别给他还!这是白痴脸辛辛苦苦买到的,可是那天他没空才想着送给废久你,那家伙因为太白痴了买到个票一点都不容易,所以最好别浪费!”


我听完好兄弟这一席不知道是在骂我还是在夸我的瞎吹,躲在建筑后边泪流满面了。亏我昨晚上还觉得自己对不起他,现在看来这家伙机灵得很,留着我这条狗命别有用心——想到这我真是心里头受伤,除非他告诉我怎么再买两张一样的票我就原谅他,虽然我不原谅他也不会有啥表示。


我这边内心狂风暴雨,那边瞬间安静如鸡,绿谷用一种“没想到小胜那么照顾上鸣”的微妙语气挤出一句话:“那我...我知道了,上鸣同学和小胜都那么好心,我应该补钱再买一份,让上鸣同学和我一起去。”


小天使还握了握拳头,肯定了自己善良的看法:“对,没错,我现在就去找上鸣同学,问他在哪儿能买到当天的票。”


轰焦冻:?


爆豪胜己:??


内心活动丰富如哈姆雷特的我:???


这,真是史无前例的优秀回答。


优秀得爆豪都着急了:“那票多难买你知道吗??就凭你还想排到队?!”


“但是我不能辜负同学的心意——多久我都会排的!不吃饭不睡觉也会排的!”


两人争执着,轰焦冻叹了口气,揽过绿谷的肩膀,“绿谷,我陪你帮你去找上鸣,让他把票退了。”


“轰君和小胜都别劝我了——你们也知道我一拗起来有多执着的,今天先不提这事儿了,食堂座位会被占的,午休睡不够也很着急,小胜还没吃东西吧,我们改天再谈谈电影票的事儿吧。”


绿谷都好言相劝了,那两人也不好说什么,只能相互置气地两后一前离开。


我听着脚步声距离甚远,才勉强叹了口大气,饿着肚子神经紧绷十五分钟腿还没软,都得感谢雄英地磨炼,仿佛自己刚从狼窝里边侦查出来,误打误撞知道什么国际机密,一发现就要被击杀。我拍了拍空空的肚子,默默祈祷切岛好兄弟能帮我打到饭,放松心情朝食堂走去。


快踏进食堂的前一步,手机连震动了两下,我摸出来看,爆豪和轰的名字双双跳出来,像两位审判的阎王。


“白痴脸/上鸣,吃完饭出来商量一下。”


大家好,我是上鸣,雄英高中英雄科A班的优秀学生之一,品行端正良好从不偷窥女生,梦想是成为伟大英雄后娶一个平胸妹子,享受老婆肥猫热炕头的美妙生活。最近帮了兄弟一个忙,却越帮越忙,发现了许多不太得了的东西。


我是上鸣,现在我慌得一匹。


end.


————————————


感谢阅读


顺便我忘记解释一些东西了:爆爆是想让电电转交电影票后自己和久久去看 反正买的座位是一块的 到时候随便编个上鸣去约会的理由就行


轰轰略微心机 唯一的失误是没有把电影票焚毁 后阶段在绿谷面前主动请缨去找上鸣时也是防止爆豪成功..大家自行体会哈